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先得春月的博客

又名:泉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听故事  

2014-05-23 01:04:57|  分类: 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儿时我爱听故事。那时娱乐种类少,生活单调。看电影、听故事是孩子最快乐的事。电影可遇不可求,一个月也逮不上一二次。故事可以天天听。上学听老师讲,在家听哥哥讲,晚上睡觉还能听父亲讲。念小学三年级时,语文老师是个将要退休的老头儿。在孩子的眼里算是个“古董”,一身的故事。也许是经历过文革,悟透了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。他在孩子面前无半点斯文,一副济公邋遢的模样。上他的课,孩子们可以说笑、打闹,过分的还把脚跷到课桌上。当教室的笑闹声湮没了他讲课的声音,他就停下来,默默扫视着大家。孩子们回过神儿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阵不好意思地哄笑后,安静下来。

孩子们开始正襟危坐着,知道这个时候老师要讲故事了。他讲故事声音很小,小到教室后面的孩子竖起耳朵伸长脖子才能听得到。讲到要紧处,还要延宕,孩子们都屏住了呼吸,生怕一丁儿的声响干扰了下面的内容。

晚上回家,我会把老师讲的故事给父亲复述一遍,想让父亲再做些儿精彩补充。老师讲的都是解放战争时期发生在我们那儿的事。比如:解放军攻打梁寨,梁寨有个大户人家梁成,专修了个炮楼,纠集一帮家丁,架一门土炮,准备负隅顽抗。解放军只用了一个排的兵力,打了一炮就把它摧毁了。根本没有像老师讲的那么激烈,又是隐蔽、又是掩护,机枪嗒嗒地打了个半晌,双方死伤无数,仍久攻不下,解放军连长从草丛里举起右手:“喂——你们已被包围了,缴枪不杀!”梁成让狙击手瞄准,连长负伤了,他又勇敢地举起左手,狙击手又打伤了他的左手,实在没办法,只得抬起一只脚继续喊缴枪不杀。结果,脚又被打伤了。解放军战士们愤怒了。发起总攻,一举拿下梁寨,活捉了梁成,替连长报了仇。

哥哥的故事多是从街头说大鼓书那儿听来的,如:《罗成马踏淤泥河》、《卫大娃》等,内容丰富,故事也曲折的多,后来已无从可考。只是父亲讲的故事随着我渐渐长大,才知道好多出自于《史记》、《聊斋》、以及近现代小说。后来我读到时,会把我读后的感受再一次跟父亲分享,对于他杜撰的内容、或略去的细节要问他个究竟,分享一下他当时的想法,自然也是一种乐趣。随着父亲渐渐苍老,记忆力也大不如前,每到年底我从外地赶回老家看他,晚上我们躺在一张床上,拾起儿时他讲给我的故事,我们又仿佛回到了当年,兴奋的许久不能入睡。

今年春天,父亲去世了。我在重温以前给学生上课的教材时,无意间翻看了鲁迅的一篇小说《铸剑》,才知道父亲给我讲的这个荒诞故事出自鲁迅之笔。尽管时隔多年,记忆依稀模糊,甚至连故事人物的名字我都忘记了,但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天父亲兴致很高,讲故事时表情也很丰富,有点儿调侃、无畏、还有点浪漫情怀。他让我感觉到了故事里眉间尺的孤援无助、宴之敖的机智洒脱、国王的残暴冷酷,本该是血腥的场面在父亲那里娓娓道来,小小的我竟然没有觉得到恐怖。现在读起此文,始佩服起父亲当初把握住了小说的基调,竟能让一个孩子体味出鲁迅小说的韵味。

教材是我08年教高职用的,那时父亲的身体还很健康。可惜,它是一篇泛读课,我当时没太在意。现在想起来真是很后悔,再也不能跟父亲一起分享小说的韵味了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