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先得春月的博客

又名:泉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对"打工诗人"自杀的思考  

2014-10-17 15:11:31|  分类: 随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有时,你会想起一个人。就像有人突然闯入你的梦里,毫无准备,没有预兆。梦醒了,拍拍脑袋,怎么是他(她)?一个人,一个毫不相干的人,只是街头无意一瞥的印记。然而,一旦入梦,就会寻思一番,努力打开尘封的记忆,像是在一个缠绵的雨季里翻看一沓黑白旧照片,仔细从照片里分辨一株被你踩歪的小草,你竟心疼它了!或许,在当时,你看都不曾看过它一眼。

早上打开网页,看了两条有关自杀的新闻,心情一直不好。先是一个24岁的打工诗人,他诗中怀疑自己捱不过本命年,最终还是没有跨过那个坎。国庆那天,他选择了跳楼,体验了一次飞翔的感觉——我想,那是灵魂招唤,他不能不走。你没有走进一个诗人的内心,无法理解诗人的行为和他内心的真正幸福。如果活着是一种痛苦,痛到肝肠寸断。死亡岂不是一件愉快的事?因为灵魂可以到天堂里自由飞翔了。在常人看来,死亡是痛苦的,是可怕的。自杀是不尊重生命的。但在诗人眼里,带着枷锁的苟活与低眉折腰的屈辱更让人痛苦,面对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机器一样地重复劳作,生命的意义在哪儿?敏感的青春被无情地抛光、打磨,难道就为了一杯鸡汤一样的梦想?这不是诗人想要的,他走了。留下你我苍白无力的说教,甚至是谩骂。

然后又看到一位25岁的打工女孩,异乡漂泊,却被本地的男友抛弃,她从男友家六楼楼顶跳了下来。救援人员就差一分钟没把气垫打开,她在一片惋惜声中决绝地走了。在女孩的眼里,爱情是全部。没了爱情,世界一片灰暗。尽管她的男友声声呼唤她,要她放弃轻生。然而,那已不是她想要的了。记得小时候看了《杜十娘》电影,我不明白,十娘为何宁肯把百宝箱的财物抛进滔滔的江流,却不给李甲偿还欠下的赌资,赎回自己呢?

人世间总有这么纯粹的人——精神的洁癖者。虽然他们不一定都是诗人,但他们有着诗人的气质,诗人的情怀,诗人的人格与精神。你用世俗的道理往他们身上套,是行不通的。为了这个、为了那个。他们谁都不为,只为一个纯净的灵魂!也有人说,“死都不怕,还怕什么?懦夫!”,诗人不怕死,不怕厄运。他比你坚强、比你勇敢,他们只是害怕污浊,害怕违心,害怕如你一样在强权、屈辱、不公与背叛面前,低着头、哈着腰地苟活,当你在他们面前秀坚强时,岂不知他们高贵的灵魂正怜悯地俯视着你。

写到这里,我居然忘记了我要说的主人公了,她是我在西安一所职业学院的学生。严格的说,我不是她的老师。当时,我还没有参与教学,只在院办做文秘工作。记得一次期考后,她的大语老师因事外出,教务长硬要帮个忙,给她们上了一次试卷课。整个授课过程,她都是斜靠在教室的墙上,脚跷到椅子上,虽有点玩世不恭,但还算认真听讲。

也就是这一课之师的缘故,她认识了我。校园里,每次见了我,都会主动跟我招呼。每逢没课,她会跑到我办公室,找我聊天,对我像个哥儿们似的,一点儿也不拘束。不过,她说话不是颠三倒四,就是莫名其妙。因此,办公室的几位同事也很乐意她来,权当为沉闷的工作添点佐料,找点乐子。她的话题谈及最多的是她表哥,不知那个男孩怎么得罪了她,每次她来,都要讨论一番买砒霜的事,说她死之前,一定要先把表哥干掉。她还想好了办法:怎么在饮料里下药,怎么骗表哥喝下,越说越离谱。直到把我们负责文印的小姑娘吓的嘴巴张的老大。我劝她不要乱说了,她却嘻嘻嘻坏笑。又小声告诉我,她故意吓人的,为的是能看到我们文印小姑娘那一副傻样。然后,她又说起她每周都要去看心理医生的事,看西安市最好的医生,她报出每次看医生的费用让我难以置信,因为那数目相当于我当时一个月的薪水。我觉得这女孩小小年纪,“满嘴跑火车”,就不想再理她了,她哪儿是有病,分明是一张贫嘴!后来,一次在学校操场,她又跟我招呼,我便用开玩笑的口吻,问她是不是没花2千元看医生,又贫嘴了。没有想到她突然停下了脚步,认真起来。一脸不悦地说:“老师,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?”。好多学生在场,让我很是尴尬。以后再见到她,我就有意远远躲开,觉得她有点儿怪,难以捉摸。

直到学期快要结果了,院长陪着一个雍容华贵中年妇女来到我的办公室。能让院长亲自过来,一般都是有来头的人物,大家都站了起来听候吩咐。这时,我发现,在他们身后的门外,还有个怯怯生生的女孩探了下头,又缩了回去。开始我没太在意,直到那女孩蹑手蹑脚地走进来,轻轻地冲我摇摇手,招呼我,我猛一抬头才发现是她。让我惊愕不已的是:这个平素说话大大咧咧的女孩,在眼前这个女人面前,竟变成了一个胆怯的小猫呢!居然连话都不敢讲了。院长向我们做了简单的交待,我才知道那位中年妇女是她的母亲,是来帮她办理休学手续的。她母亲表情忧郁说,这孩子早就有了自杀倾向。这次割腕,要不是被及早发现,就死掉了。说完,她母亲拉起她的一条胳膊,捋开袖管让院长看。我看到她纤弱苍白的手腕上有两道深深的结了痂的伤痕。同事们都惊呆了,他们纷纷表示平时没有看出她会这样。她母亲忙着办手续。她却若无其事地凑到我的办公桌前,正要说话,母亲瞪了她一眼,叫她不要影响我工作,她又像小猫一样,乖乖地立到了门外。

后来,直到我离开那所学校,再也没有见过她,但她那瘦削的身影,略显苍白的面容,圆圆的脸蛋,留着鲁豫一样个性的发型。不很活泼,也不忧郁,有点调皮,又不失礼貌,说着莫名其妙的话,却又听不出她是认真还是调侃,已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。然而,从她柔弱的外表,平静的谈吐,怎么都无法想象,她能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来,然而,她就是做出来了。也许她生命里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,但愿她能健康成长。

今儿突然想起她,心里居然有种隐痛的感觉。我竟忘记了她的名字,只记得她家是宝鸡的。既然写到这儿了,不妨向她道个歉,老师当时真的误会你了。

原来不相干的事,竟被我联系到一起了,我就做一点思考吧!我虽不是哲人,也说不出高深的道理。但我总想,对于个体的人,生命是最珍贵的。小时候,常听说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如泰山,或轻如鸿毛”,很长一段时间视它为真理。现在我却对它持保留态度。人的感情那么丰富,对待生死态度那么复杂。岂能武断地用“泰山”、“鸿毛”两个极端词语给予界定呢!也有人说自杀者不爱惜、不尊重生命,然而,我们听到的、看到的大多是表象,有谁认真走进他们的内心,去了解它,去感受它,给予足够的理解与关怀呢?不也有哲学家认为,正因为有的人太热爱生命了,他们才选择结束生命吗?退一步想,一个个体的人,如果连死的权力都没有,都要被人责难,被世人唾弃,那么,这个世界是不是太悲惨了!

于是,我怀着一颗虔诚的心默默祝福:愿活着的人珍爱生命,死去的人天堂走好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